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白癜风医院在那里啊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23:46:5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白癜风医院在那里啊,平邑白癜风医院,云南白癜风的病因,潍坊白癜风能治好吗,晋州白癜风医院,吃面食对白癜风的治疗有害,可以治好白癜风的偏方

大连一方成功冲超

  稿件来源:颜强

  迫近深秋,大连的新体育中心体育场,容量能接近6万人,而这场中甲联赛的大连德比,已经一票难求。并不是现场人数超过了体育场容量,而是因为球场并没有开放全部看台,在大连一方和超越的这场比赛开始时,现场球迷大概有两万五千人。

  这天早上,居然有大连当地的哥们,通过各种渠道,找北京的朋友扑票。朋友圈里,包括公司、团队内外,和大连有些关联的同事朋友,都在谈论着这场比赛。大连德比来了,大连一方升级了,大连足球又回来了。

  我的兄弟吕健中先生就是大连人,这段时间一直呆在大连,我让他和我语音讲述一下这场德比的场景,吕座认真地一个一个字通过微信写给我,几条长微信下来,已经是一篇条理井然、极富思辨深度的专栏。

  吕座还专门将焦研峰老师,在现场调集全场球迷,以藏头诗来祝贺大连一方升级、祝贺大连足球重新启航的视频画面发给我。这其实是一段热情澎湃、壮怀激烈的呐喊,视频网站的链接标题,居然用上了“又见逗比解说”这样的标题。以此吸引流量,倒也是司空见惯,不过大连足球的呐喊,从来不是逗比,大连足球的低调,从来都更是藏拙,大连足球的过往,未来绝不应该被淡忘。

  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回到顶级联赛的舞台,对大连这样的足球城市,是题中应有之事,反倒是失落于顶级联赛超过一千个日夜,这于大连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。那段并没有完全消逝的灰暗过往,是对未来的警告,也是对中国足球乃至中国社会,一种重要的提示。

  从万达到实德,大连足球职业足球的轨迹,已经走得有一些变形。足球在中国社会,要高速发展,很难等待这项运动由草根向上地自然生长。然而在一个最早的职业足球时间点上,大连足球就被有着其他社会企图的人绑架了。

  这一段时间的背景,还有着整个东北经济和社会发展,略显滞后。当中国足球经历过最惨淡的假赌黑腐阶段,重新得到社会和政府青睐,再度迎来一个热潮时期,阿尔滨的介入,在管理上,完整地输掉了大连足球的顶级联赛身份,然后更在内部争斗和利益博弈上,让大连足球元气大伤。

  大连阿尔滨当初的重组,就是纷纷扰扰、惊乱一时的一场闹剧。经济实力并不强大的新来者,一口气全部吃下此前俱乐部的负债,也一并吞下了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因袭。阿尔滨接手不久,俱乐部成绩并不差,距离亚冠似乎只有一步之遥,于是管理者有了和广州恒大一争高下的雄心。这才是最可怕的勇气。

  和恒大相比,当时的阿尔滨,于足球有着足够的热情,然而热情之外,整体的商业逻辑和结构,几乎不存在。恒大是在自身产业拓展最为迅猛的时候,结合房地产暴热的大环境,以足球传播美名,达成百尺高杆更进一步的目的,阿尔滨远未接近这样的高度,然而堂吉柯德还是挺枪而上。勇则勇矣,只是这样的消耗,代价往往是大连足球历年累月凝练的元气。

  引援方面,大连阿尔滨也有过从欧洲俱乐部下手的大手笔,瓦罗和凯塔,都是从巴黎圣日耳曼和巴塞罗那加盟而来,成本两个多亿人民币。其时阿尔滨俱乐部的净资产,据说也只有七个来亿人民币。这样的竞争姿态,充满着侵略性,可博弈的目标,是职业体育的竞技成绩,在没有明确商业逻辑和管理体系的背景下,如果能收获足够耀眼的成绩,或许还能通过和地方政府、其他赞助商以及潜在投资人的斡旋中,获得新的输血途径。如果没有成绩,那么这样超出其支付能力的投资,就是在铤而走险,有玩火自焚之嫌。

  故事的发展,显然没有青睐博弈者,大连足球遭遇了竞技场上一时的失败。从中超降级,不是大连足球彻底衰败的体现,而是竞争的规则已经变了,操作模式也变了。过往的成功,大连在资本投入和人才储备这两个维度上都保持着全国性领先,王健林当初经营万达,从金斯汉斯就树立起了外援引进的高标准。本土人才之丰沛,更是国内不做第二城想。

  大连依然能源源不断地涌现各种足球人才,只是留住这些人才,难度实在太大。俱乐部投入规模也已经落后,东北经济对足球的支撑,无法和其他足球地区相比。阿尔滨一时的贸然博弈,其势难续,有不自量力的嫌疑,也有时势更迭的大背景因素。

  因袭与传承,对有意创新者,在大连这样积累过于丰厚的地方,未必全都是助力。因为大连足球的名宿功臣实在太多,各种势力和团体,能形成一张张错综复杂的网,要做成一件事,你不得不在这些功成名就的人际网络中穿行。

  我的同事左霖先生就是大连人,经常和我讲述,在大连踢球,哪怕是一些很普通的业余比赛,时不时撞见一两个前国脚,是司空见惯的事。这样的讲述很骄傲,不过设身处地,去想想在大连要重振这一座足球城市的光华,需要面对的环境,也是比较复杂的。创新者如果没有打破陈科旧律的果决和韧劲,最终被丝丝蔓蔓缠绕网住,是再通常不过的人之常情。

  刘建宏老师还在制片《足球之夜》的时候,曾带队专程去东北路小学,拍摄了一期专题片。其时的一间课室,根本坐不下各个不同时期的诸多国脚,更何况还有很多国脚名将此时云散各地。足球的基础和积累,大连极为扎实。这座城市特有的足球文化,在许多大连球迷身上都能体现出来:知识渊博、口吻低调,但内心有着绝对的骄傲。这种骄傲,同样是大连足球固有的传承,只是这样的骄傲,也应该是大连足球警惕的情绪。在残酷的职业竞技里,骄傲和基础,都敌不过计分牌上那冷酷的三分。

  至于传唱一时的“城市名片”说法,我却觉得没必要再做提倡了。大连因为足球而骄傲,可大连并不需要一个足球俱乐部为名片。足球更应该回复其原本朴素意义,来自球迷、属于球迷、服务球迷。

  所以吕座会很冷静地和我说:“大连足球必须低下骄傲的头颅,与其喊些自欺欺人的口号,不如踏踏实实地重新自我定位。”这显然是为新赛季做的考虑。新赛季里,大连只是升班马。新的投入必不可少,从资本到人力。内援方面,“回家”是个很好的概念,或许能吸引大连籍球员归来,外援则需要提高水准。

  然而想重现往日荣耀,需要做的就太多了。阿尔滨刚接手俱乐部时,有过一段给俱乐部重新定名的公案,很多球迷当时都觉得,”大连FC“,应该是最适合的名字。这个群众基础最好的足球城,代表这座城市的俱乐部,溯源归本,还是应该属于球迷的。

  直到现在,我相信许多大连球迷,一如焦研峰老师藏头诗的呐喊声中,这个给俱乐部、给大连足球定名的心愿,仍然没有半分消减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湖南根治白癜风的专家